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白色 > 第十五章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节

    “我身上没带多少钱,如果你们不嫌弃一起吃个宵夜还够。”李涌平静的说。

    “你小子少想美事,你还真当我们是打劫的了?实话告诉你,我们是来教训你的,好好想想你小子得罪什么人了?总之,我们老大发下话来了,今天要你一只手,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我们帮你料理?”领头的那个“嗖”的一声从背后拔出了一把杀猪刀。

    “你们会不会认错人了?我没得罪什么人啊,你们看我像个得罪人的人吗?”李涌这次没装,他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得罪了什么人。

    “不会错的,你是叫李涌吧?是珠峰医院的外科医生吧?你也别去琢磨了,我们是受家属之托来找你麻烦的,今天你一出来我们就盯上了,要不是那是外国住的地方,我们在那里就做了你了。现在呢,一是你拿出100万来了事,二是你存下一只手,算我们对雇主的一个交代,你要是怕疼,没关系,我们动作麻利点,就一凉,事就完了。你别指望这附近能够有人来救你,就是谁敢报警,我们也是照做不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没啥可怕的了,我说的你能明白吗?”在路灯的照射下,李涌看到了这人的狰狞嘴脸。

    “你们做这些就不怕我完事了去报警吗?”李涌觉得这伙人太放肆了,做事情连个妆都没有画。

    “哈哈!说的挺硬气的,你小子被砍掉一只手还有胆子去报警?你不想活了?在这个地方是老子说了算!你去打听打听胡黑子的名号!”那个自称是胡黑子的可以说是嚣张到极点。

    “原来你就是胡黑子啊?有过耳闻,不过,你说来说去也就是替别人出气的一个差事,再怎么威风也不过是个狗腿子。”李涌说这个话的时候,已经把自己背的装检查工具的背包扔到了地上,“看来今天不跟你们玩玩也是不能善了,就怕等会你们回去交不了差啊!”

    话音未落,李涌的右手就已经搭到了那个胡黑子拿刀是手腕上,大拇指和食指中指一叫力,胡黑子拿刀的手腕就麻木了,那杀猪刀顺势就掉了下来,还没等那刀落地,李涌的左脚就勾住了刀把,轻轻的一挑,那刀就到了李涌的左手上,顺势那把锋利的刀锋就在胡黑子的上身来回划了起来,等到胡黑子挣脱出来的时候,他那件漂亮的梦特娇恤衫就变成了一条条的墩布了。

    “这小子扎手,大家一起上啊!”胡黑子一边使劲的搓揉自己的手腕子,一边喊。

    围在周围的4个混混发声喊一起就拥了上来,手里都还拿着家伙,不是警棍就是钢管。其中一个还拎着一个用钉子自己做的狼牙棒。

    李涌一看这伙人的步伐就是知道是街边的混混,压根没啥功夫的。他脚踏八卦步,几个闪避就已经欺到那个拿狼牙棒的身边,因为这个武器对他的威胁最大,必须先行拿下,左手的杀猪刀换成了倒握式,刀刃朝后,用刀背顺着狼牙棒的握把向对方的手滑了下去,当那种冰凉的感觉传到那个拿狼牙棒的家伙的虎口的时候,他吓的大叫一声扔掉了狼牙棒,转身就要跑,李涌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对方的下巴,使劲的一拉,那人一个屁蹲就倒在地上,跟上去右脚的脚尖照着那人的后脑就是一脚,那人脑袋一歪就不动了。

    跳过那人的身体,李涌一个大回旋,斜身侧踢,将一个拿钢管的家伙踹倒在地,左手的杀猪刀顺势向另外一个拿警棍的家伙捅了过去,拿警棍的家伙立即用警棍去格,没想到这是李涌在借力,平衡自己因为侧踢而失去重心的身体,招数并没有用老,收回去的杀猪刀返身一拍,正好拍在那个人的手腕上,警棍再也握不住了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那人回身就要跑。

    “那里去?老实的站住。”李涌一声喝喊,吓得那个手里没了家伙的人站在当地,裤子已经湿了一大半。

    其实李涌并不是叫他,而是对胡黑子喊。胡黑子看在电闪雷鸣之间,李涌就放倒了3个,知道今天绝对讨不了好去,本能的转身就跑,可是被李涌看见了,左手的杀猪刀应声飞出,贴着胡黑子的头皮就飞了过去,直接扎进旁边的一块广告牌中,深没到刀把上,穿透过去的刀刃还在嗡嗡的发颤。

    胡黑子吓的连忙站住不敢动。李涌窜上前去一把就把胡黑子给拽躺下了,照着后脑勺就是一个掌刀,胡黑子两眼一翻就过去了。

    那个尿裤子的已经迈不动腿了,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好汉饶命,俺们小的不知道大侠在此,放过我们吧。”

    李涌走过那几个躺在地上的,被侧踢倒的那个家伙疼的满头大汗,因为李涌在踢他的髋关节的时候使了点巧劲,生生的把他的大腿骨从髋关节里给踢出来了。脱臼的疼痛让那个家伙都快虚脱了。

    李涌走上前,把倒地的那些家伙的裤腰带都抽了出来,三下两下就把这些人都捆了起来。看到那个脱臼的家伙疼坏了,就走到他的身边,用脚照着那个家伙的膝盖使劲的踢了一脚,那家伙眼睛一闭就等死了,可是他突然感觉自己的髋关节不疼了。原来是李涌那一脚给他把挂环踢回去了。

    看着胡黑子还没醒,李涌走过去用脚尖照着胡黑子的后腰就是一脚,胡黑子哎呀一声醒了过来。

    “说说吧,是谁给你们下的单?你们跟踪我多久了?”李涌蹲下来问道。

    “不能说,这人你惹不起,兄弟,今天你手下留情我们心领了,以你的本事,今天我们这几个非挂在这里不可。没想到一个文质彬彬的医生有这么好的身手,早知道我们不接这活了。”胡黑子算是认栽了。

    “你不说我能放过你吗?你也知道我是医生,而且是个外科医生,给你们弄点毛病不难吧?啊!你们是愿意后半生过残疾人的日子,还是愿意告诉我后面是谁指使的?我知道总后台是谁,但是,这中间的人我也想知道,你们不用怕,告诉我,你们就解脱了,那人我去对付,说不定你们还会因祸得福呢!”

    李涌的话不是威胁,是现实,胡黑子知道面前这个医生要弄残自己就跟他们出去打一架那么容易,可是要是爆出了后面的人,那也是难受啊。

    “李大夫,我们实在是惹不起后面的人啊,我们几个就是街上的小混混,在这一带我们也就是到处打打架,帮一些人收收账,其他的我们也没干什么啊?”胡黑子说。

    “你不说是不是?那我跟你说,叫你们来的是不是你们嘴里的‘政府’?你们这几个大概都是拘留所里常客,在那里混的最熟的就是‘政府’吧?说吧,这种小喽啰好办,你要是不说,我可自己去找啦。”李涌说罢从胡黑子的兜里掏出了手机。

    胡黑子眼睛一闭,“来电里的第三个号码,其他的您自己去对付吧,我们认栽了,这段时间得跑路了。”

    “别那么悲观吗,我看你还算条汉子,不过是没学会怎么在道上走罢了。你到郊外一个地方去躲几天吧,我叫我大哥先临时收留你们,不过我可告诉你们,今后你们再要是为非作歹,小心我挑了你们的脚筋!”李涌重话轻说,仍然透着威严和霸道。

    李涌说完把另外两个也弄醒,胡黑子带着这些人准备离开。

    “等我打完电话再走,这电话你也许还用得着。”李涌叫住了他们。

    “那个人姓钱,是这个区分局的刑警副队长,据说跟上面的关系很深,经他的手抓的人可多了去了,我们背后叫他钱阎王。”胡黑子终于想明白了,与其替那个没良心成天整自己的钱警官保密,还不如结交李涌这样一个豪气的人,反正得罪哪边都没好处,那么既然要选个投靠的,还是李涌这样的人靠谱。这也是胡黑子多年行走江湖练就出来的本能识人之术。

    李涌做了个手势,“谢了!”然后就按照胡黑子说的把电话打了过去。

    “喂!事情办的怎么样?现在才来报告?”一个浑厚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报告政府,点子有点扎手,不过我们还是摆平了,我们老大受了点伤,叫我给您电话。”李涌假装恭维的说。

    “一群笨蛋,那么多人对付一个还伤了自己,胡黑子伤在哪儿了?要是能动,让他到人民桥下的小吃摊来见我。”那声音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涌收了电话,顺手就扔给了胡黑子,“你们自己快跑吧,那地方你们自己能找去。我跟我大哥说说不会有人去管你们的,你们自己先在那里委屈几天吧,实在不行你们就继续的跑,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大侠你一定要小心哟,那钱政府的拳脚功夫了得,我们都吃过他的亏,我们也看出来了,大侠是个讲义气的人,今后大侠但凡有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那个尿裤子的家伙说。

    “快滚吧,你们都自身难保了还要为我赴汤蹈火?怕是跟钱警官也是这么说的吧?真没出息,出来混是要明是非的!切!我跟你们说这个干嘛?要是你们明了是非,还会干这个吗?”李涌自嘲的走了。

    医院附近多得是出租车,李涌上了车,叫司机把自己送到了人民桥下。

    这里的小食摊上人还不算少,李涌不认识那个姓钱的,不知道这在座的里面哪个是钱警官。想了想就站到一个路灯的盲点,拿出自己的手机,换了一个从来没有用过的电话卡,激活以后按照胡黑子给的那个号码拨了过去。那串号码他在看胡黑子的手机的时候就记下来了,在特种兵训练的时候,专门有这样的训练,这对于李涌来说也是小儿科的事情。

    在一片小食摊的一张桌子边坐着一个身材强壮的男人,穿着一件皮夹克,似乎全国的便衣警察都喜欢穿这样的皮夹克。当李涌的电话拨过去的时候,那个人拿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是哪里?”

    李涌挂断电话,静静的等在那里。他不会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对那人动手,因为,以钱警官这样的便衣刑警,大多数时间身上都带着武器,一旦动手,伤到无辜就麻烦了。

    钱警官的全名叫钱颜旺,是部队侦察兵出身,转业到地方后从片警干起,然后上警官学校后分配到分局做刑警,这几年巴结上了一些人,竟然快速的成为了刑警副队长,不过这小子办案还是把好手,附近这些混混听到他的名字就害怕。

    钱颜旺见到陌生的号码,接了又不说话,做警察的职业病就是疑心大,他草草的付账后站了起来,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异常。他漫不经心的向自己的汽车走去,一辆老式的桑塔纳轿车。

    李涌一来就看到那辆车,在车上贴着进出省政府机关的通行证,当时他判断不清楚这车是不是钱警官的,但是,不管是不是,为了保险,他还是在那辆车上做了手脚。即便是弄错了,也不过是个小毛病,无伤大雅,这些手段在特种兵的时候可是没少学。AQ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