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296 翻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谦益的身份就摆在那里,他说出来的话,那是相当有份量的。更新最快┏m.read8.net┛他说侯方域可以成为复社领袖,那侯方域成为复社领袖的可能就很高了。

    因此,侯方域听到,不由得大喜。

    他知道,张溥之前之所以会那么有名,还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有复社在后背支持。如果复社中的官宦子弟不支持张溥,准确地说,是那些官宦子弟身后的官绅不支持张溥,全都改为支持他侯方域,那么,他相信,他将来有有张溥那么大的人脉,哪怕是在野,也能呼风唤雨。

    投之以李,必然是要报之以桃!

    侯方域当即露出一脸愤慨地表情说道:“就他一个贱婢所生,看得起他,我们大家捧他,他才有今天。可如今,他做事就像阉宦一般,只知道迎合上意,这岂是我辈士人所为?就他这种人品,我侯方域不屑与之同道也!”

    听到这话,其他文士也纷纷附和了起来。

    “对,贱婢所生贱种也,岂能与他同道!”

    “……”

    一时之间,原本风花雪月之地,就成了骂街之所,都在用各种言辞痛骂张溥。

    柳如是和李香君是刚到这里没多久,不知道这一帮子男人怎么这么恨一个人,隐隐地,她们也有了猜测,不由得互相看了看,而后柳如是低声问钱谦益道:“这是在讨伐谁呢?”

    “还能是谁,当然是那张溥小人了!”钱谦益看到这个场面,心中很是高兴,便捋着胡子,笑着回答柳如是道。

    确认了猜测,柳如是和李香君都是有点惊讶。要知道,张溥的才名,可是誉满江南的。以前的时候,哪怕是他们这秦淮八艳,也难得求到张溥的诗词。没想到,这转眼间,竟然成了这里人人喊打的人了?

    李香君不着痕迹地拉了拉侯方域的袖子,把正在痛骂的侯方域拉回了神,低声问道:“侯公子,何以如此痛恨张大人呢?”

    侯方域一听,在美人面前,当然是要贬低张溥、抬高自己了,于是,他用那种很气愤地神情说道:“你还不知道么?他和阉宦没有两样,身为圣人门徒,平时道貌盎然,装成我辈中人,其实就和阉宦没两样,上意昏庸,是非黑白不分,他不但不加劝谏,反而迎合之,为虎作伥,祸害大明。此等……”

    说到这里时,李香君忽然发现他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再说出话来。等了一会,还是没有说出话,且周围一下安静了下来,不由得有点好奇,转头看去,却见门口处站着几个人。为首那人,一身官袍,这其实还没什么,最引人注目的是,在这人的身后,还有一群东厂番役簇拥着。

    能在扬州看到这个,就算不认识来人,也肯定能知道来人的身份,巡按御史张溥。

    只见张溥的脸色铁青,就像一座火山,很快就要爆发的那种。阴冷的目光,扫过每个人的时候,就感觉他好像想吃人一般。

    很显然,他肯定是听到这里的人在说他的那些话了。搞不好,他已经来了一会。

    其他人,也犹如侯方域一般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张溥竟然会来,而且说他坏话的时候,竟然还被他听到了。

    说张溥是那些背后的官绅捧起来也好,毕竟他当了那么多年的复社领袖,手中掌握童试权力那么久,本身地才学,也确实很厉害,如此种种之下,这群人竟然没一个人敢说话。哪怕平时很意气风发的侯方域,也是如此。

    不过在场中人,还是有人不怕张溥的,就听一个年老声音忽然冷冷地开口说道:“此等风月场所,似乎不适合张大人光临。身穿官服,公然来此,不怕御史言官弹劾么?”

    说到这里,不等张溥开口,他便又冷冷地说道:“怕不是在你那边没人了吧?也罢,这样好了,等老夫这边的诗词茶会开完了,回头张大人再开一个,和老夫这边错开了,如此,也就不至于门可罗雀了!”

    有钱谦益这样的前辈大家挡在众人面前,说话间还丝毫不顾及张溥,隐隐还有威胁挖苦之意,让其他人顿时就缓过神来,对张溥的敬畏,也一下少了很多。

    此时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哄然大笑起来。

    张溥自己那边没有人,能看出来,气急败坏到连官服都来不及脱,就跑到这里来了,由此可见,他是真得气疯了。

    张溥越是倒霉丢脸,他们自然就越是高兴。这一笑起来,那是笑得畅快淋漓!

    而钱谦益之所以敢带头损张溥,他当然是有底气的。论资排辈,张溥只是他的后辈而已,不管曾经的名声、才气、人脉,也全都盖过张溥。最为关键的是,他是苏州那边的,张溥这次巡按地方,管不到他那里,就更是有底气。

    张溥看着眼前的一切,那脸色都涨成了猪肝色。

    对他来说,这一生中,最开始的十几年,他受够了凌辱,因此发愤图强,最终出人头地,而后一直呼风唤雨,众星捧月,就再也没有受到什么气。

    可是,今天,此时此刻,他感觉小时候受人凌辱的事情,又再次发生,双眼简直要喷出怒火来。

    不过张溥这个人,也算是阴狠之人,是个能忍的人,因此,他并没有破口大骂来还击钱谦益,而是极力压抑了心中怒火之后,冷声大喝道:“本官听闻有地方官吏不好好办差,却在风月场所饮酒作乐,风流快活!如此地方风纪,岂能听之任之!”

    说到最后,嗓门更是提高了几分,显得很愤怒的样子。不过不知道是愤怒当官者出入风月场所呢,还是借机发泄他自己的愤怒。

    他这一怒喝,顿时,又让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他们谁也没想到,张溥竟然恼羞成怒,要来风月场所纠察大明风气,过来抓人了!

    如今这个时候,到风月场所来,是被视为文人雅士的行为,读书人,或者那些做官的,只要自誉为风流才子的,来这风月场所,简直不要太正常。最多大家为了面子的关系,不穿官服便是。

    如果要较真因为这个原因抓人的话,估计大明官场上,就没有多少人能逃过。就说眼前这里好了,像钱谦益这样年纪大的都有,由此可见一斑。

    张溥这么做,完全是撕破脸的节奏了!

    果然,就在一众人等面面相觑之时,张溥背着手走了进去,而后扫视每个人。

    想以前,他也是江南名士,这里有些名气的,都是他认识的。给他们发了请帖,想要好好说话,结果他们不来,反而跑到这里来了。

    心中这么想着,张溥心中就恨极,用手一指道:“这里一个,带走!”

    他身后的姜冬一听,立刻一挥手,便有一名东厂番役上前。

    如果是普通的衙役,说不定这些官员还能反抗一下。可在东厂番役的面前,又是自己理亏,没人敢抗命,不等东厂番役走过来提人,就自己乖乖站了起来。就有点像后世那种被老师点名,然后自己乖乖出列那种。

    张溥一边环绕着走着,一边不时点名,只是一会功夫,就被他点了七八个人。等他走到侯方域面前时,冷目看着他。

    在这种气氛下,说实话,侯方域心中有点怕了。不过他边上有他喜欢的李香君在,还有前辈看好他的钱谦益也在,要是怂了的话,就感觉太没面子了。

    于是,他就直着脖子回视张溥,冷声说道:“本公子可没有官职在身,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掏钱,就这样还犯法了不成?”

    你张溥只能管管那些有官职的人而已,还能奈我何?这就是侯方域的想法!

    然而,他在张溥面前,却是不够看的。就听张溥冷声喝道:“连个举人考了几次都没考上的废物,也配在这里高谈阔论!”

    “你……”侯方域一听,顿时脸色一下涨成了猪肝色。

    复社这边,能控制童试,是因为这童试的主考官也就到府一级而已,朝廷也不怎么重视。但是,乡试的话,那就是到省一级,且朝廷大员会派下来,因此,要想操纵的难度就大了。

    这个侯方域的才学是有,可是,一直是秀才,连个举人都不是。当然,这和他运气差有关。他爹因为贪腐被关进大牢,而他又在策略中骂皇帝是非黑白不分,当然就不可能中举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他在明末也没好好用心读书,反而留恋花丛,虽然抱得美人归,可却一直没有中举。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刺激,使得复社四公子,就只有他一心为满清效力,更是出阴毒计谋,为满清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张存仁献计,精准地扒开荆隆口黄河大堤,将直隶、山东、河南许多地区化为无人区,杀人以百万计,一举镇压了号称有百万之众的榆园军各部。

    这种事情,就连满清这样不要脸的都不敢声张,实在太有伤天和了,因此,献上这条毒计的侯方域,最终一点好处都没捞到,反而被钉到了历史耻辱柱上面。

    见到侯方域的反应,张溥心中有了一丝快意,不过并没有因此放过侯方域。因为他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侯方域骂他的话,甚至还想坐他在复社中的位置。如此行为,他又怎么可能就这么一下就放过了。

    因此,不等侯方域说出个一二三来,他便又冷声喝道:“自己父亲在牢中受苦,不思服侍亲父也就算了,还不用心功名,却在外风花雪月,不孝为先,懒惰好色为后,如此人品,呵呵,我呸!”

    虽然没有真得一口痰吐侯方域脸上,可侯方域感觉,这比一口痰吐他脸上还要让他难受。

    自古以来,都是讲究孝道的。张溥却直接开喷他有失孝道,这比他刚才骂张溥的话,还要刻薄了。

    侯方域脸色变了几变,是越来越红,好像不是要晕过去,就是要吐血了。

    边上的李香君一见,吓得连忙给他顺气。

    看到这个,张溥便冷笑一声道:“如此畜生行径,人神共愤,最好离得远点。”

    一听这话,李香君想解释一句,不过意外顿生,却见侯方域“啊呀”一声,便往后倒去。

    张溥见此,冷笑一声,又走了一步,来到了钱谦益的面前。

    之前看到张溥的行为,钱谦益便知道来者不善。不过他确实不怕张溥,当即冷笑一声道:“如何,老夫可是一甲三进士,如今又无官职在身,在此高谈阔论可有何说法?”

    他的意思是,我比你名次还靠前,要说废物的话,怕是要他来说张溥是废物了。如今又没有官职在身,你管得着么?

    谁知张溥听了,却立刻便冷声回答道:“本官瞧你这身子骨,都要是花甲之年了,好好珍惜不多的时光吧,免得有心无力而损阳寿!”

    “你……”钱谦益没想到张溥竟然如此刻薄,无视他前辈身份,竟然骂他年老那方面不行,而且还是在他喜欢的美人面前,顿时,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脸色也成了猪肝色。

    然而,张溥还不放过他,因为他知道,这老贼是这次羞辱他的始作俑者之一。

    于是,就听他又对钱谦益冷声说道:“你什么你?一个问罪之身,不好好反省,却留恋风月场所,还有何前途?”

    说到这里,他又对柳如是顺口说道:“这种糟老头子,已是坟中枯骨,你年纪轻轻,大好年华,就别被老头子给耽搁了!”

    说完之后,看到钱谦益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对,张溥也有点担心,万一把老不死的气死了,虽然他心中会非常开心,可也会带来很多麻烦。因此,他就不再多说,转身就走,同时挥手道:“带走!”

    等他走到门口时,钱谦益在柳如是帮他顺气之下,缓了过来,就冲着张溥的背影,厉声喝道:“走着瞧!看你在扬州府如何作为!”

    张溥听了,站住身子转身看了他一眼。此时此刻,他心中有了决定,自己也一定要立刻上奏,把核查领地和吴昌时交换。这个老贼,等着吧!

    他们都不知道,这里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其实都已经通过窃听种子第一时间反应到了远在京师的崇祯皇帝那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