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农家贵女:这个王爷我要了 > 第31章 真的已经变成鬼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五婶说的胸有成足,和真的似的。

    要不是夏初知道,平日里人死了都会直接下地府,基本不会在阳间徘徊,都要信了她的邪,以为真是她的功劳了。

    “你这邪祟,还真是狡猾!怕我三昧真火便屡次三番找借口打断我!我这次不会再被你影响了,定要让你永不超生!”袁五婶憋着一口气,忍着没咳嗽,好不容易把这句狠话放完,马上又剧烈咳嗽起来。

    一边咳嗽,一边去拿家伙。

    夏初依旧不准备逃避,也不准备解释什么,就定定的站在那,唇角擒着笑。

    重头戏,才刚要开始……

    袁五婶这已经是今晚第四次准备喷火了,夏初眯起眼睛,等待着。

    介于前车之鉴,袁五婶这次没废话,迅速喝酒,喷酒。

    比刚才烧林娇娥那一簇火影更大好些的火影,瞬间几乎将夏初整个人都吞噬掉。

    夏初在被火影喷到的那一瞬间,忽然整个人跳了起来,痛苦的失声尖叫。

    “啊——!好烫,好痛!”

    “三婶你骗人,这火明明烫死人了!”

    “啊——!痛啊!救命啊!”

    夏初在火花消失后,依然疯狂的尖叫着,整个人在空地上乱窜,好似真的被被无形的火焚烧灵魂一般。

    这反应对比一下刚才林娇娥的反应,一波回家到半路上的人,马上又急冲冲跑回来了。

    这百分百是鬼上身了啊!

    原来刚才那么镇定都是装出来的!

    一群村民又怕又鄙夷的瞥着夏初。

    李翠花和柳远川看到这一幕都吓傻了。

    这……

    难道她们的女儿,真的已经变成鬼了?

    两人面对这残忍的现实,同时落下两行眼泪来,再也自欺欺人不下去了。

    夏初在空地上窜了一会,叫声更加声嘶力竭了,好像马上就要被烧死了一样。

    就在这时,夏初忽然扭头看了柳林氏一眼,直勾勾冲着柳林氏那边跑过去。

    “奶奶,救我,好烫,好痛,奶奶救我!”夏初满脸泪水的求救着。

    周围所有人全逃的远远的,包括柳振宗,完全不敢管这发疯的鬼的闲事。

    “啊!救命!”

    “你这恶鬼不要追着我!我不是你奶奶,你滚开,你给我滚远点!”

    “袁五婶您救我啊,快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

    柳林氏孤立无援,被追的四处逃窜,尖叫连连,面子都顾不上留了。

    这时袁五婶已经做好了彻底消灭夏初的准备,再次喝了一口酒,追到夏初,再喷夏初一次火。

    夏初再次被喷一身火,更加狂躁了,同时也放弃了撵柳林氏,转脸就去撵着二婶刘香梅。

    “二婶,奶奶不救我,你救我啊,你救救我啊!”她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追逐着。

    刘香梅吓坏了,拔腿就跑。

    谁知道一不小心一脚提到一颗凸起的石头上,被绊了一跤,整个人轰的一下,瞬间摔个狗吃屎。

    ……

    这一次,夏初可算是把柳家得罪过她的人全都撵了一遍,追的他们连连求饶。

    一群人在逃命的时候,也不忘记全都朝着袁五婶那边,大喊袁五婶救命,求袁五婶帮忙。

    只是袁五婶谁都没有帮,在一边略有所思的看着。

    袁五婶就这样看着夏初追了人家一盏茶的功夫了,还没倒下去,头上流下了好几道冷汗。

    这不应该啊……

    是哪里出了错?

    袁五婶想了好一会还是没想明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拿起手边的桃木剑,三两步上前,朝夏初的胸口直直刺进去!

    烧的灰飞烟灭也是消亡,用桃木剑刺的永不超生也是消亡,袁五婶准备让这鬼死的痛快点,也算是行善积德了。

    电光火石间,夏初痛苦的神色敛去,换上凌厉,迅速出手,一把抓住桃木剑的剑刃,生生把着一剑截住了。

    虽然桃木剑不如真实的剑锋利,刀刃却也是特意打磨过的。

    夏初这一把抓下去,手掌直接就被划破了,大滴大滴的鲜血从握着桃木剑的手掌上滴落在地上,渲染出一朵朵血花。

    而她此时看着袁五婶的目光透着蚀骨的寒意,好似在看着一具尸体一般。

    在场所有人呼吸都停止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完全不敢置信,一个鬼居然敢空手接桃木剑!

    桃木剑不是驱鬼避邪的吗?

    袁五婶也吓呆了,与夏初对视了好几秒才缓回神来,满脸不敢置信。

    “你……你……不是鬼!”她结结巴巴想了好一会,最终只能给出这个结论。

    要是鬼,不可能不怕她这祖传的的桃木剑,还敢徒手去接。

    这把桃木剑是袁五婶所有家当里最牛逼的一样了,在她眼里,这世间上绝对没有不怕这把桃木剑的鬼。

    “我当然不是鬼了袁五婶。”夏初唇角轻勾,笑容诡异,但因为角度和光线问题,大家都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从火焰触碰到她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这玩意对她,毫无影响了。

    “我刚才,不过是想到自己和家人本来睡的好好的被吵醒,不报复一下这些罪魁祸首不太甘心,所以和大家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您竟一点都看不出来我是装的?还想直接用这把桃木剑把我这个大活人给杀了?”

    夏初这些话说的是淡定,听的人可就淡定不了了。

    她这一席话质问完,袁五婶忽然松了手里的桃木剑,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地面上,身子有些抖。

    她刚刚差点把人家大活人给误杀了……

    杀人这可是造大孽,未来要下地狱的。

    柳林氏听到袁五婶这样说,还看到她一屁股坐地上,狼狈不堪的样子,也是急死了,远远的冲着袁五婶隔空喊。

    “袁五婶,您怎么能说她不是鬼,她怎么可能不是鬼!她自从死而复生以后,整个人就和我们以前的初儿习性不一样了,绝不可能是我们原来的初儿啊,肯定是鬼上身的,您一定要在仔细帮我们认一认啊!”

    “闭嘴!”袁五婶缓了一会后从地上爬起来,脸色无比难看。

    “别再这无中生有了!初夏丫头是个好好的大活人,根本没有鬼上身,我看鬼上身的应该是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长辈才是!”

    袁五婶说完这些,立刻去快速收自己的家伙准备回家。

    今天她这面子算是丢大了,一切都是拜柳家这些乱说话的人所赐,她不会再听这些人的鬼话,以后也再不会管这柳家的闲事,否则她这名字就倒过来写!

    周围围观村民听了袁五婶这话,似乎都明白过来,感情今夜这驱鬼不过是个笑话。

    “袁五婶,您今天这样伤了我,让我旧伤加新伤,流了这么多血,还差点死了,总不能就这样走了,是不是应该,赔偿我一些医药费呢?”

    夏初放开手中的桃木剑,鲜血滴落的更快了,伤口触目惊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