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农家贵女:这个王爷我要了 > 第129章 姐姐你不要骗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毕竟孙子兵法中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真的很实用!

    若是遇上会轻功都逃不了的高手,那她速成几天三脚猫的功夫也没卵用!

    并且,学会轻功也能方便她平日里自己去镇上,或者去别的地方,走路都不怕又累又耗时了!

    “轻功不容易学的。”凌逸辰非常直接回答。

    在夏初听来,凌逸辰这算是变相回答她,他教不了。

    “切……不能再短期内教会我如何用轻功,那还吹什么牛说教我功夫,走吧走吧,我是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夏初说完,扭头就走,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犹豫。

    凌逸辰皱眉,手中端着两盘菜,思索片刻,飘然而去,没再坚持。

    夏初本来还想着她这样讥讽了凌逸辰一句走了,凌逸辰会叫住她反驳点什么呢。

    没想到她等了好久也没人说话,等再回头窗外已经没人了。

    这家伙!

    看来她想从凌逸辰这学轻功是没戏了,诶……

    夏初心中难免有些小失望。

    隔日早晨。

    柳夏末忽然激动的大喊一声,“不要啊!”

    一下从床上做起来。

    夏初被她忽然的大喊吵醒,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

    “姐姐,刚才我做个噩梦,梦到庄家那个老巫婆因为被咱爹踹伤的事情把咱们告的官府去了,官差不由分说便打了我们,还把我们关到牢里,说要关我们一辈子……你说……这不会变成真的吧……我好怕……”

    柳夏末说着,哭了起来。

    庄立业毕竟是个秀才,在官府应该是说得上话的的吧,要是真的闹到官府去,那吃亏的一定不会是庄家人呀……

    夏初皱眉,黑眸中一丝忧虑一闪而过。

    昨天光顾着一时激动报仇爽了,倒是忘记了这一茬。

    也不知道柳夏末这个梦是不是在预警她今天会出大事。

    介于她只是个普通人,再厉害也抗衡不过官府部门的人,心中思索着若是真的捅到官府去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若是真的闹大了,望月楼的老板娘有没有办法帮上忙?

    她之前说过,若是夏初遇到麻烦可以找她。

    夏初兜里多了是点心的方子,一个忙换一个比之前那几个更好的方子,这笔买卖她想望月楼的老板应该不至于拒绝。

    只是望月楼老板只是一介商人,不晓得能否在官府中有说话的一席之地……

    这个操蛋的世界,就是那么戏剧化。

    怕什么,来什么。

    夏初和柳夏末刚洗漱完毕准备回堂屋吃饭,就看到梁丽芸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沿着小路往夏初家来。

    人群的最后面跟着一顶有些破旧的轿子。

    从被风吹起布帘间隙,夏初看到里面坐着的人正是昨天摔到屁股鬼哭狼嚎好久的庄立业。

    没想到昨天伤的竟有那么厉害?

    一晚上过去了自己都不能走路,还得坐轿子?

    啧啧啧……

    “末儿你马上回屋里去,我不叫你不要出来!”夏初边说,边推着柳夏末回屋去。

    柳夏末当然不愿意自己躲起来,让姐姐一个人面对,说什么都要陪着夏初。

    谁都看的出来,这一次梁丽芸过来,是来寻仇的,绝对不可能和昨天那样动动嘴皮就能解决那么简单。

    好多在家里没去地里的邻居听到浩浩荡荡的脚步声,全跑出来围观,对今天的事情议论纷纷。

    “末儿,不要胡闹,你在这里我会分心,届时可能真的会被打死,只要你躲在屋里不出来,我自己可以保护好我自己。”夏初趁着他们还没走到近前,继续劝柳夏末。

    柳夏末就是不答应。

    “姐姐你不要骗我了,他们来了这么多人,爹娘又不在家,你怎么可能是她们的对手!”柳夏末哭着说。

    夏初劝不了柳夏末回去,于是想到了凌逸辰!

    这次的事情是她自己惹的事,她自己会承担,她不想牵连到凌逸辰。

    但是柳夏末留在这里真的不安全,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能把柳夏末支开……

    夏初握拳,强拉着柳夏末进了屋子找到一张之前用来包裹东西的纸,用炉灶里捡出来的煤炭写到。

    “我这边出了一点小事,夏末在我身边会拖我后腿,所以我让她来找你,请你帮忙把她留在你那一段时间,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会去接她回家。”

    之后她又重开一行。

    “切记,不要带她回来,这件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谢谢!”

    夏初写完折好递给柳夏末。

    “你从后面窗户爬出去,从后面偷偷走去找凌先生,他功夫很好,只要你把这个纸条交给他他就会来救我们!”

    柳夏末听到夏初这样说,想想凌逸辰之前一个人打两个抢匪的身手,兴奋的觉着姐姐说的对,凌先生一定可以帮上忙!

    于是马上接过纸条从后面窗户爬了出去。

    夏初看柳夏末出去了,默默关上了窗户走回家门口,又关上了家里的房门,让人以为柳夏末现在被夏初藏在家里了。

    这时候梁丽芸他们一群人已经走到夏初家门口。

    今天的梁丽芸已然没了昨天挨打时候的恐惧和狼狈,一脸趾高气昂。

    “小贱人,昨天你打我还陷害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我会连本带利的找你讨回来!”梁丽芸指着夏初放狠话。

    夏初一脸‘无辜’,“庄夫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你说我昨天打你了,打你哪里了?能把伤势露出来让大家看看么?”

    她明知道梁丽芸伤的是肚子和胸口,是绝不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来证明的,故意这样说。

    梁丽芸想不到柳夏初这个死丫头死到临头了还那么伶牙俐齿,还想狡辩,气急,捂着自己胸口道。

    “小贱人,我说呢为什么你昨晚就只踹我肚子和胸口,原来打的就是笃定我不能当众宽衣解带给大家看我肚子和胸口的这个主意吧!”

    夏初摇摇头。

    “庄夫人,我以为昨天你们昨天为了打我全都摔伤了,应该会懂老天有眼,又做白眼狼,又恩将仇报的事做多了会有报应,不会再来找我们的事情,没想到你终究还是来了……”

    “你是觉着老天爷不来几个雷劈了你们,就不叫天谴么?”夏初声音阴沉沉的,试图故弄玄虚吓唬对面来的这些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