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农家贵女:这个王爷我要了 > 第227章 她们不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呵,你个丫头倒是大胆的很,看到本镇令居然不下跪!”镇令对夏初是没有丝毫畏惧的。

    之前会害怕的把梁丽芸他们关到牢里去,都是因为凌逸辰。

    他查过了,凌逸辰和这个女孩没什么关系,所以对夏初也是有恃无恐起来。

    就算是夏初死在牢里了,也不过是和以往一样。

    “我没有罪,为何要跪?”夏初没有学会功夫,对待这几个草包官差还是绰绰有余,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吃太多亏。

    能讲道理,靠自己的气势吓唬到,就绝对不会用痛哭流涕求饶这办法,毕竟这办法用了也没什么用,还会让人觉着她是个孬种。

    身后一群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一个个佩服的真想给夏初鼓掌,但是她们不敢。

    毕竟这个镇令可不是个善茬,不好惹,要小心。

    一言不合就拉进去打板子太可怕了。

    “呵呵,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装作模样,你以为你不承认就没事了吗!”镇令用力狠狠拍了一下惊堂木。

    夏初依旧是神色淡定。

    “来人,先把她拖下去打二十大板,看看还嘴硬不嘴硬!杀了人还敢这么嚣张!”镇令说完,直接那出两根筹子丢到地上。

    这一次凌逸辰不在,镇令的筹子丢的无比顺畅。

    只是,让所有人惊恐的一幕虽然没有发发生在刚才,却发生在现在。

    镇令本来掉在地上的筹子,在好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慢慢的,满满的的,浮起来到空中,自己回到筹子筒里!

    夏初惊呆了,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牛。

    只是不知道是哪个会功夫的帮她吓的人。

    凌逸辰?

    还是梦老板?

    亦或者,是梦老板安排保护她的那个高手?

    夏初四处往周围张望了一下,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这就奇怪了。

    难道内功的使用,还可以直接在不让任何人发现的情况,穿透人和东西了?

    这绝对不可能!

    “啊!这是鬼神显灵了!大家快往后退,不要靠的太近,一定是冤死的沈老回来了,为好心的丫头申冤!我们靠的太近被感染了阴气就不好了!”

    有人在人群里大喊。

    镇令真的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当场被吓得腿一软从凳子上摔到地上,连连后退,一直爬到旁边后堂入口旁边才惊恐的指挥所有官差道。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到本官身边来保护本官!”

    他是真的被吓得不轻,虽然他很坏,却更怕死。

    官差们也害怕啊,但是不能跑,跑了饭碗就丢了,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镇令身边去围住镇令。

    “本官才不相信有什么鬼神,妖女,你一定是妖女会邪术,本官现在就要处死你,以免你为祸百姓!”镇令说着,想让官差去把夏初打死。

    可是又害怕身边人少了自己会有危险,一时间僵持着不敢动。

    夏初一步一步靠近镇令身边,笑容淡淡,“我要真的是妖女,怎么可能跟着你们到这里来?我直接让你的官差和你都离奇暴毙不就好了?”

    镇令吓得尿都快憋不住了,在人群里不断吞咽口水,浑身发抖。

    “我刚才就说了,沈老的冤魂还没走,你不相信,非得冤枉我,现在好了,倒霉了吧,知道怕了吧。”夏初非常会利用这个机会,再次强调是沈老做的。

    镇令怂了自然会放了她。

    梁丽芸在边上看不下去了。

    她好不容易才抓到机会把夏初弄到这里,有机会让夏初被关到牢里任由她处置,怎么能让局势来个大逆转?

    “镇令大人,你千万不要听这个死丫头胡说八道,她素来鬼点子多,也许刚才筹子的事情根本不是有鬼神作怪,是这丫头趁着我们没注意做了什么手脚!”

    梁丽芸这个解释,一点都站不住脚。

    大家看的清清楚楚,刚才夏初从来没有靠近过筹子也没碰到筹子,怎么可能会让筹子自己飞回去。

    明显就是被什么看不到的东西拿回去了。

    那个东西不想让夏初被打!

    “恩,沈老,若是你在,就请把镇令大人的乌纱帽给摘下来,让大家知道你的确在,让大家知道,我的确不是杀死你的凶手。”夏初缓缓开口。

    其实她也不确定暗中出手的那个人会不会配合她帮她。

    只知道在这个不了解内功能做什么的偏僻镇子上,她可以利用这一点轻而易举帮自己把罪名开了。

    出去后好帮沈老把杀他的真凶抓回来让他们付出代价。

    过了大约有一分钟,镇令的帽子还好好戴在头上。

    镇令这时候才意识到,可能刚才真的只是夏初这个死丫头用了什么特别的办法,让筹子自己飞回筒里,根本就没鬼。

    于是他松了口气,回到自己位置上,让其他光差都回去位置上,只留下两个站在他身边。

    “大胆妖女,不但妖言惑众,还妄图染指本官的乌纱帽,罪该万死!”镇令拍案,直接就要把夏初弄死。

    苏大夫在旁边看的着急了,夏初却一直暗示他不要开口,心里都快憋出内伤。

    镇令话刚说完不到两三秒,他脑袋上的帽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飞起来,一路飞到外面路上掉落。

    这时候正好一辆牛车经过,轮子正好压到帽子上,把帽子直接压扁了。

    众人看的唏嘘不已。

    “啧啧啧,看来沈老是个记仇的啊,刚刚让拿乌纱帽不拿,就是为了等这牛车来了,好让牛车压坏,看来沈老死的真的是冤枉。”有人开口叹息的猜测。

    镇令整个头顶好像被泼了一盆冰水一样,从头冷到脚。

    他的帽子竟然自己飞了?

    还被压坏了……

    这……这……

    镇令立刻从案前站起来,一双腿软的一直在抖动,一步步冲到门口看到自己那被压扁变形的帽子,差点一口老血从胸口涌上来。

    “快,快帮我把帽子捡回来!”镇令指挥旁边的百姓。

    大家根本不理会他。

    还是后面的官差跟过来硬着头皮帮捡。

    谁知道,这帽子一点都不听话,官差想捡,一直往旁边跳,就和真的有人拿着帽子愚弄官差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