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农家贵女:这个王爷我要了 > 第237章 技多不压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咳咳咳,梦老板。”夏初尴尬的咳嗽几声叫她:“你觉得身体怎么样了?”

    梦如颜刚才还脱力到觉着自己抬手的力气都没了,现下不一会便可以抬手了,甚至觉着自己可以直接重新坐起来。

    她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就好像她病情从来没恶化过一样,头也没那么疼了,也不会总泛恶心了。

    再摸摸头,烫的也没有那么明显了。

    “我觉得身体好多了,我的功力也在缓缓的回来,按照这个恢复速度下去,想必今晚之前就能完全恢复好。”梦如颜回答。

    夏初点点头,脸上表情看起来十分淡定,好像这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情。

    但她心里还是波涛汹涌的。

    要知道,在现代,治疗这个病症都挺麻烦的,需要及时注射专门的药物,且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让人恢复。

    如果送去的太晚了,例如像是梦如颜刚才最差的状态那样,估摸着注射了都未必会起效。

    没想到古代会功夫,会内功的,就靠自己这一身本事,就能在短短十分钟之内,让几乎已经濒临死亡的人,迅速恢复。

    看来以后她得好好学习学习着内功的掌握了,不仅仅学会轻功就行。

    所谓,技多不压身嘛!

    “既然你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那我就放心了,一会等苏大夫回来了再吃一些药,应该就可以彻底恢复了。”夏初这么说着,走到柜台前面,打开苏大夫之前拿钱的那个抽屉,又从身上拿了十两银子放回去。

    铺子里散碎铜板多,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不好用,当然是得放一些银两给他备用。

    这边,梦如颜坐在床边,漂亮的脸上已经不再是刚才那样惨白的颜色,恢复了些许往日的色彩。

    “凌先生,你很厉害,只是听了柳姑娘这么形容了一下,就一下就找到了我的症结所在,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凌逸辰没有搭话。

    梦如颜有点尴尬,不过没有放弃搭话,继续问。

    “凌先生,不知道敢问你刚才那个自由使用内力入他人体,又不会伤害到他人筋脉,是怎么做到的?你是本来就会传说中,使用内力就可以为人疗伤的医术么?”

    反正现在这里,也没外人。

    夏初放好钱走回来,差点平地摔倒。

    什么?

    原来直接用内功给别人疗伤,不是会内功的人就能做的啊。

    她还以为古时候功夫和内功这么方便,原来是她想多了,还得是有这一门传承才行。

    想来梦如颜会说传说中这几个字,就代表这个传承早已经失传,且有点神的意思化了。

    “不会。”凌逸辰这次没沉默,直接否认了。

    他否认的时候,视线飘了一下。

    梦如颜是会察言观色,但她终究是女的,凌逸辰是男的,所有并没有一直看着凌逸辰,也没注意到凌逸辰这个快速的微表情。

    夏初看到了。

    凌逸辰这个家伙真是深藏不露!

    他绝对是对这内力疗伤医术有了解。

    看来这个师傅的大腿,她夏初得多抱一段时间了!

    就算不能把他所有本事都完完全全学过来,也得每种都学点皮毛来不是。

    夏初在心里这么感慨的想着。

    苏沉回来了,夏初也不在铺子里久留了,她还得去收集沈老是被自己儿子给害死的证据。

    既然知道事发地了,现在过去应该还是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例如,当时发生纠纷,一定会在现场留下一些可能会消失,但也可能不会那么容易消失的痕迹。

    夏初都有驴车了懒得走路,赶着驴车悠哉悠哉去往事发地。

    凌逸辰自己离开了,夏初也不知道他是回家里去了,还是去望月楼喝茶了,和她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到事发场地检查了一下,夏初很快发现线索。

    在事发的桥栏杆破口上,似乎挂着一小片的碎布,这个碎布一看就是粗布,而且不是沈老当时死去时穿的那一身碎布的颜色。

    有很大的可能着是黄大夫的那个伙计身上的,或者是沈老儿子身上的。

    夏初没有把这块碎布取下来啊,若是自己取下来了,要想作为证据就不容易了。

    而且,只是这一块碎布想指证就是这块碎布的主人杀害了沈老也不容易。

    夏初还需要再找点别的证据。

    她在桥上来来回回走,思考沈老坠河的时候可能对方发生过的动作。

    很可惜,桥上除了可以找到这一片挂着的碎布以外,再无其他。

    倒是扶手有两处比其他地方黑一些,好像是蹭上去什么脏东西。

    这毕竟是公共场合,扶手上被一些不爱惜这座桥的人抹上点什么脏东西是正常的,夏初并没有过多留意。

    原本已经离开的凌逸辰,不知道什么时候踱步走到夏初身边,看了一眼那栏杆上的血迹。

    “你不觉得,这栏杆上黑色的污渍,像是干涸发黑的血迹么?”

    夏初听到这个提醒,马上回头看。

    果然!

    她刚才脑子一下没转过来,现在回去看,这黑色的痕迹上还有一些可疑的白黄色小碎屑。

    的确很有可能是对方在和沈老扭打的时候,沈老或者是对方不小心蹭到了这个栏杆,导致受伤了,而那些白黄色的小碎屑,很可能就是被蹭破掉的皮被粘在上面了!

    只要去问问之前给沈老验伤的仵作问问沈老身上有没有划伤,就知道这是沈老的,还是那个凶手的!

    “凌先生,不知道你一会有没有事情呢?”夏初扯出一抹稍微有些谄媚的微笑望着凌逸辰。

    “没有。”凌逸辰回答。

    “那……能不能为了避免被人销毁现场证据,帮我在这里看守一下现场呢,我去找人来。”夏初继续。

    “不能。”凌逸辰回答的依旧干脆。

    夏初:!!!

    好歹考虑一下再拒绝好么,给她点面子好不好!

    “为什么?你不是没事么!”夏初现在能信得过的,也就只有凌逸辰了,只要凌逸辰在,这个现场绝对不可能被任何人破坏。

    “我不是你的苦力,要帮你这个,帮你那个,我心情好就帮你,心情好就不愿意帮你,你很有意见么?”凌逸辰说话的语气,都快拽上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