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农家贵女:这个王爷我要了 > 第246章 是想欲盖弥彰什么东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初深吸一口气。

    “族长,我知道你也不相信我会做出这种事对不对。”她对着族长开口。

    族长想点头,看着手里的汗巾终究是什么动作都没做。

    他辛辛苦苦存了几十两银子全都没了,要他怎么能轻松相信一个看起来,可能真的有一些嫌疑的人。

    也许是他年纪大了,识人不清?

    谁又知道呢。

    “好了,想必现在很多人都觉着证据确凿,就是我偷的东西,那我也不多废话,这个罪我不承认!”夏初抬头挺胸,没有任何被抓包的心虚。

    柳远川和李翠花两人也是马上站出来帮夏初解释。

    “我们家初儿是绝对不可能做出来那种事的,她自己有本事赚钱,她现在已经是望月楼的点心学徒了,只要过了这个月,下个月开始月钱就有好几钱,何必要做这种偷钱的事情,自毁名声,丢了这么好的饭碗?”李翠花把自己知道的夏初的底牌都交代了出来。

    周围一大群围观村民都惊呆了。

    望月楼是什么地方,那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做事的。

    夏初庆幸,还好当初没和爹娘摊牌不多,否则把自己身上有多少钱透露了出去,真别想过安生日子了。

    柳远川怒其横生,一把抄起一根扁担:“我也不相信我的女儿会偷钱,一定是你们趁着进去搜东西的时候故意把这个东西放到我们家里,假装是找到的赃物!今天要是不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了,找到真正的凶手,我柳远川和你们没完!”

    夏初看着自己爹娘如此维护自己,心里多少觉着有些暖。

    不过这个事情,不是她们可以解决的。

    还是得靠自己。

    夏初拍拍她们的手,示意他们不要激动,随后自己站了出去。

    “今夜想必有人是铁了心要给我扣下这个罪名,甚至不惜栽赃嫁祸。”

    “今晚进去找汗巾的一个都别想走,不查清楚是谁把东西放在我家里,好污蔑东西被藏在我们家里的人是谁,这件事,别想翻篇了!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我大可以报官!”

    夏初气势汹汹,说的无比坦然。

    对面刚才进去找赃物的那些人一个个和夏初一样,感觉自己被侮辱了,非常不服,直接和夏初吵了起来,说夏初在污蔑他们的名誉,她们也不是会做这种栽赃家伙的事情的人。

    一时间,这件事情僵持不下。

    族长听着乱哄哄吵闹的声音,用力的用拐杖戳了一下地面:“好了,都给我闭嘴,我来说!”

    “初丫头,你真的让望月楼给招了?”族长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了,语气平静询问。

    夏初点头。

    “那可有什么凭证?”他再问。

    原本族长不问,夏初都忘记了,当初为了欺骗家里人自己只是去做了学徒,没有和望月楼有别的合作,是写了条子的!

    “有!”夏初马上把自己当初那个条子从贴身的小布包里找出来,递给族长。

    一时间,村民们无不伸长了脑袋想要看夏初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尽管他们根本就不识字。

    族长打开看了以后,点了点头:“是了,是写的望月楼招了初丫头做点心学徒,只不过第一个月是没有钱的,第二个月开始才有,还能在镇上包吃住。”

    村里没几个人知道夏初被望月楼招了的事情,李翠花她们没有特别声张。

    今天,知道的村民们无不惊讶的询问柳远川和李翠花她们,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和大家报喜。

    李翠花和柳远川两人不好意思的垂眸,他们其实也就是想着低调点而已。

    被大家这么问的倒是好像故意隐瞒了。

    “切,你以为你随便拿个不知道是谁写的字条,就能当作你的确是望月楼学徒的凭证了?万一这是你偷钱以后心虚,专门找人做来骗我们的呢!”吴小草刻薄质疑。

    她绝对不会相信望月楼的人,会要夏初这么一个衣服破破烂烂,看起来也脏兮兮的小丫头做学徒!

    不怕丢了自己的脸面?

    白秋月紧跟着迎合:“就是,小草说的对,这个字条是谁都能写,谁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望月楼开出来的!我们也没人见过望月楼那边人的字迹不是!”

    族长又仔仔细细看了字条上的内容。

    说合理,合理,说不合理,也不合理。

    正常来说学徒都是马上就有月钱的,为什么偏偏夏初第一个月一分钱没有,是想欲盖弥彰什么东西?

    的确夏初是没有办法证明这个字条和望月楼的关系。

    “好,你们不相信这个条子是真的,那我们就来说道点别的事情。”夏初把条子拿回来重新收好,非常冷静继续。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之前给过你们一些治疗脚疾的药,现在你们的脚疾应该已经好了吧。”夏初提醒大家。

    大家纷纷点头。

    一提到夏初这个脚疾药,是真好啊,他们那么多年都反复不好的脚疾,就用了夏初那药五天就好了!

    “那……”夏初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人开口,打断了她。

    “等等!我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事情!”

    那是街尾看到这么多人过来,一路跟过来凑热闹的村民。

    “我记得最近镇上以往并不起眼的小药铺圣言堂,忽然开始大量低价卖治疗脚疾的药泥,虽然和初丫头给我们的不太一样,效果是一样好的!”

    “初丫头,该不会这个药,是你告诉药铺的大夫做出来卖的吧?是不是那个大夫给你分红钱了?”

    “那药卖的那么好,附近村镇的人都赶过来买,刨去成本,起码卖出去几十两银子了吧?”

    吴小草听到那人这么抬举夏初,不由得瞥了他一眼,鄙夷道。

    “你这个土包子,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我倒是觉得这个死丫头的药都是从人家药铺里买来送人情的呢!”

    “就是因为偷了我们爹的钱,怕被追究,所以故意拿部分钱到人家药铺里买了一些来送人!要不是有这个动机,她凭什么无缘无故给你们白送这么好的药呢!就算是十文钱一副,你们这么多人,也能卖好几钱银子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