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 第800章 第一次示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00章 第一次示弱

    庄云骁见她一直忙前忙后帮自已,一点坏心眼也没有,他盯着她手中的手机,不解,反问:“你真的不走?”

    语气里,染上平常罕有的严肃和认真。

    司雪梨只想着他赶紧解锁她好叫人来救他,也没用注意到他的语气,甚至不知道他这一个问题,意味着什么。

    她说:“我等人来接你再走。”

    “呵,”庄云骁呵笑一声,语气晦暗不明低低说了句:“只听那时候你就走不了了。”

    庄云骁低头看着手腕上的镯子,还差最后一成,镯子就会由黑彻底变成红色,而到时候……

    该相信她吗?

    庄云骁提醒:“我现在很脆弱,你可以杀了我。”

    这样,她就替庄臣除去一个心头大患。

    “我干嘛要杀你。”司雪梨下意识反问。

    庄云骁先是一愣,高烧导致他脑子都混沌了,他没听错吧,司雪梨竟然问干嘛要杀他?

    这傻女人,脑子没事吧?

    “我是庄臣最大的敌人,这个世上,没人可以杀他,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也一定是死在我手里,你听明白了吗?”

    庄云骁第一次费这么多唇舌向人解释一件事:

    “而且,我还是evil组织的首领,你的男人和儿子都在名单上面,是我要杀他们的。”

    庄云骁想,他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她总该知道她为什么要杀他了吧。

    只有他死了,庄家才会安宁。

    司雪梨深呼吸。

    被他的婆婆妈妈气倒。

    妈的,都病成这样了还叽叽歪歪,赶紧打电话行不行。

    庄云骁见她生气了,以为是自已成功挑起她的愤怒,抬起一只手撑着脑袋,好整以暇看着她:“要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是拿起一旁尖锐的利器,杀死他。

    庄云骁眼底划过一丝冰凉。

    他不是不怕死,他只是相信司雪梨下不了这个狠手。

    当然,只要司雪梨拿起一旁尖锐的利器,有杀他的念头,他都会立刻和她划清界线,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会有一丝丝偏袒她。

    他最近真的为她频频刷新自已的底线,就连仇恨都放在了一边,将她的情绪放置第一位。

    司依依那件事就是如此。

    现在是个很好让自已死心的机会。

    如果司雪梨真的起了杀他的念头,那么他将彻底深刻认清,她是庄臣的人,也是他的敌人。

    脚上一痛。

    是司雪梨用力踹了他一脚。

    庄云骁原本好整以暇并且脸上勾着好看笑容的表情瞬间崩裂,顿时犹如中二少年一样抬着头一脸茫然看向她。

    这蠢女人,他是让她杀他,不是踹他!

    司雪梨脑壳痛,眉间的怒气再也压不住,越想越生气,抬腿又踹了庄云骁一脚,张嘴就骂:“你能不能不要废话?啊?都病成这样了你能不能先打电话叫人来?万一你的敌人找上门我可保不了你!等你的病好了你再唠叨行不行?”

    司雪梨最怕就是这个。

    从上次庄臣受重伤需要躲进深山老林里面休养,她就明白,像他们这样的人,虽然外表看起来风光无比,但身后伴随着许多危险。

    庄云骁现在一个人跑出来,以他嚣张狂妄的性子,肯定不会在暗处给自已安排一堆保护的保镖。

    换言之,若要真有人来干他,她只能硬着头皮保护他。

    “……”庄云骁。

    敢情他说了这么多,她只当他是胡说八道?

    不过……

    “哈,哈哈!”庄云骁却笑了,并且是仰头大笑,仿佛遇到天大的好玩的事。

    确实很好玩,不是?

    他从没遇过她这样的傻女人。

    换作别人早就把他杀死,然后仗着这份功劳去男人面前邀功,企图男人爱她一生一世。

    庄云骁笑的同时,给手机解了锁,之后静静坐着,手托着脑袋,一双大长腿嚣张翘着二郎腿,看着她为自已忙碌。

    司雪梨没空闲时间管他,手机解锁之后她立刻点入通讯录,她以为庄云骁这样的人会有成千上万个好友,她都打算快速搜索易蘅的名字,结果一点进去,懵了。

    通讯录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易蘅。

    一个是……

    她。

    他都没朋友的吗。

    而且,他把她当成朋友……

    司雪梨只是半秒出神,立刻拨通易蘅的电话,起初易蘅听到她的声音很警惕,后来她说明情况后,易蘅说马上到。

    司雪梨挂机后,将手机还给庄云骁:“他说马上到,你再撑撑——”

    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庄云骁突然抱着她。

    他的脸贴在她怀里,并且动作细微的蹭了蹭。

    没有成年男女的色情性感,有的只是,渴望一丝丝温暖的模样。

    他这个小动作,司雪梨迅速感受到,他很缺爱。

    大抵是当了母亲的人都比较感性,遇到缺爱的小孩都会激发心中那一份柔软和大度,司雪梨抬手摸着庄云骁的脑袋,安慰:“再忍忍,很快就好了。”

    庄云骁并非意识不清醒。

    他抱着她,极其珍重的蹭她,珍惜又依赖。

    他收起作为男人心底所有的龌蹉,把心底那少得可怜的怜爱如数给她。

    她明明过得那么惨,先是被司正伟和司晨陷害,后来在他手中,又活得像一只蝼蚁,明明怀的是双胞胎,却因为他使了手段,害得她险些被人当作精神病一样送进精神病院。

    至此,庄霆那小子整日在她面前晃,她也不知道那是她儿子。

    正正应了那句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

    这样的她,就算怨天怨地怨不公,也没有人怪她。

    可是,她没有。

    反而用强大的心吞噬这一切,并且向旁边的人释放最大的善意。

    庄云骁想起刚才她一直为自已忙碌的模样,不仅不杀他,还打电话叫人来救他……

    “好冷。”庄云骁说完,收紧了双臂,将她抱得更紧,同时脸贴她的衣服贴得更近。

    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向一个人吐露自已的心扉和软弱,而且还是同他最讨厌的麻烦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