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将女惊华:将军大人请上榻 > 第83章 陈瑾瑞邀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姐妹两人看着柔弱,但是,都是强悍之人,一可伶性子孤僻,做事慢吞吞,常年可以不说一句话。可俐性子急躁,恨不得一天的事情都在一个时辰内完成。

    而两人的武功,师承一人,便是夷陵公子的师弟,严格来说,两人算是瑾宁的师妹。

    如今,瑾宁屋中的人便多了起来,青莹,海棠,梨花三人负责屋里屋外的事情,可伶可俐则负责护卫。

    自从被休回来的陈瑾瑞,一直都没来找过瑾宁。

    但是这日晚上,她便带着丫鬟过来。

    天气很热,瑾宁吃了饭便在院子里乘凉,可伶可俐站坐在她身后的石凳上,可俐摇着大葵扇,可伶则摇着小手绢,见陈瑾瑞来到,两人也没动声色,更没站起来行礼。

    院子里点了几盏风灯,不算很亮,但是,该看得见的,也都看得见。

    例如,陈瑾瑞脸上那温和的笑容,眼底柔柔的光芒。

    她自顾自地在瑾宁的面前坐下来,看着瑾宁,用一副唠嗑家常的口吻道:“吃了?”

    “吃了,大小姐吃了吗?”瑾宁眸子晴灭未定。

    “刚陪父亲吃过了。”陈瑾瑞轻轻叹气,“父亲老了许多,为我的事情劳心,我着实是不孝,其实我们姐妹之间,有什么好争斗?姐姐之前确实是错了,也因此得到了报应,不管你心存芥蒂也好,还对姐姐有怨恨也罢,恩恩怨怨就此抹去,如何?”

    瑾宁微笑,“你觉得可以抹去,那就抹去。”

    陈瑾瑞松了一口气,“你一向是个懂事的,我放心。”

    瑾宁只笑不语,神色淡淡。

    陈瑾瑞道:“过几天便是父亲的生辰,往年母亲都会去安福寺为他祈福,今年母亲不方便去,明日,你陪我去如何?”

    瑾宁眸色暗沉,望着陈瑾瑞,有些警惕地问道:“就我们去?”

    “你怕我会害你?”陈瑾瑞柔柔地笑了,脸上的疤痕也显得没有那么狰狞,“我害你,还有什么用处?我失去的一切,也不会回来了,你如今手里有庄子铺,我巴结你讨好你还来不及。”

    瑾宁想了一下,“能多带几个人吗?”

    “带吧,把你以前的侍卫陈狗带去也不妨,只要你觉得安心。”陈瑾瑞道。

    “那倒不必。”瑾宁淡淡地道:“安福寺人多,便是大小姐想对我怎么样,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得手的。”

    陈瑾瑞轻轻地叹气,“你这样说,其实还是不信我,罢了,你若怕的话,便不去吧,我自己去就行。”

    瑾宁冷冷地道:“谁说我怕了?明日一早,府门口见。”

    陈瑾瑞笑了,“好,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她便起身走了。

    瑾宁盯着她的背影,眼底冉冉升起了一簇火苗。

    “三小姐,有诈!”可俐上前,横眉冷眼地道。

    “知道。”瑾宁微微笑了,“我一直等着。”

    “安福寺,一路设伏?”可俐办事一向如此,要么不做,要么做到彻底的反击。

    瑾宁摇头,“不,不去安福寺,去西面的德寿寺。”

    可伶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不是安福寺?她方才说是去安福寺的。”

    “安福寺信众多,不可能会在安福寺动手,而德寿寺不一样,位置偏僻,地势险峻,往日鲜少有香客,善于隐藏。”

    “那她为何说安福寺?”

    瑾宁微微笑了,“我的这位大姐啊,说好听点是聪明,说难听点是狡猾,她岂会不知道我对她还存着防备之心?跟她外出岂能不警惕?所以,她说明日去安福寺,我便会在安福寺布下人手预防不测。”

    可俐横眉竖眼,使劲摇着大葵扇,扇得额前头发乱飞,“好心计!”

    瑾宁静静地坐着,拿过荷叶茶饮了一口,荷叶特有的清香味道在口腔里散开。

    她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调动着埋藏已久的仇恨。

    南监和督查衙门手上的罪证,虽可指证长孙拔,但是长孙拔若是举证有功,最终是可免一死。

    他逃狱,对瑾宁来说,一点都不意外。

    这些年,他经营自己的势力,虽不足以称雄,但是却为自己铺了许多后路。

    他最大的后路,便是带着大周的军情投靠鲜卑和北漠。

    在大周,他就算不被处死,这辈子大概也见不了天日,他已经是在高位之上待了许久的人,怎会愿意从天上掉下凡尘?

    因此,逃狱,挟情报出逃,便是他最大的出路。

    而在出逃之前,怎会放过自己这个眼中钉?

    如果这一次杀不了他,他逃去鲜卑或者北漠,要再杀他,便不容易了。

    瑾宁没有轻看长孙拔,他在京中经营多年,肯定有他的党羽,此番出逃,也一定会联系旧部一同逃去,那些旧部多少有把柄在他手里抓着,为了活命,也必定会跟着他。

    挟军报出逃,是叛国大罪,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因此,瑾宁没有把此事告知陈靖廷,抄家灭族,会牵连许多无辜的人,无论是长孙家还是长孙拔的追随者,背后都有一个大家族,一旦以叛国罪论定,这些无辜的人,也得惨死严刑之下。

    其实这个株连九族的大罪,瑾宁一直觉得可废除。

    那些为官者,素日里得势,族中的人并非全然提拔,或者,会欺压族中平庸之辈,可一旦他们出事,沾亲带故的,都得陪着去死,这实在不公平。

    她重活一生,知道生命的可贵,因而更不敢轻视生命。

    瑾宁内伤还没彻底痊愈,所幸陈靖廷送来了销服丹,她连续服下两颗,只等明日大战。

    这是重生以后,她面临的第一次真正有威胁的大战。

    海棠知道瑾宁要去上香祈福,便想收拾东西陪着去。

    瑾宁对她道:“海棠,明日你去一趟木老夫人的馄饨店,去给她送一样东西,就不必陪着我去了。”

    海棠是她从庄子里带回来的,是她最疼惜的人之一。

    往后,她的人生或许是一路血雨腥风,她不想海棠陪她涉险,因而,对海棠的去处,便有了打算。

    疙瘩虽然是大老粗,可也是个付托终生的良人,没有复杂的婆媳关系,家中也有点产业,至少,这辈子苦不了她。

    “送什么去?”海棠问道。

    瑾宁微笑,“之前木老夫人说想让我为她画一幅丹青,我不善作画,但是人家求到,我便勉为其难画了一幅,你明日送过去吧。”X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