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采薇小说网 > 将女惊华:将军大人请上榻 > 第442章 李良晟请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采薇小说网] https://www.ybwz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靖廷回来的时候,神色颇为凝重,进门就呆坐着不说话。

    瑾宁为他端来一杯茶,坐在他的身边问道:“怎么了?”

    靖廷抬起头看她,沉重地道:“萧侯被人暗杀。”

    瑾宁大吃一惊,“什么?那萧侯……”

    “重伤!”靖廷沉声道,“我刚从萧侯府回来,他伤势很重,太后亲自出宫去为他医治。”

    “萧侯是乌蛮边城的大将,若他出事,消息传达乌蛮,乌蛮兵防会乱。”瑾宁道。

    “没错,所以,乌蛮事件,绝不是山贼所为。”

    “皇上怎么说?”

    靖廷道:“皇上如今也倾向是鲜卑人所为,但是,暂时不会行动,还要等探子回报。”

    “萧侯如今回朝了,乌蛮那边的大将是谁?”

    “萧侯的二弟,萧素天。”

    瑾宁一怔,“萧素天为人勇猛,但是却鲁莽冲动,不能成大事,若乌蛮那边局势变化,他反而会坏事。”

    “军师崔昌在乌蛮,应该能压得住他。”

    “压不住,崔昌是有谋略之人,但是,压不住萧素天的牛脾气。”瑾宁暗暗着急。

    如今军中的武将,她前生多少都有接触过,对各人的性子也都知道七八。

    萧素天的武功高于萧侯,但是,若论稳重,他甚至不如萧侯的一成。

    这也为什么萧侯是名将,而武功高于萧侯的萧素天,却只能跟着兄长做个将军先锋。

    而萧素天在军中是很有名望的,他虽鲁莽但是很讲情义,对军中士兵十分照顾,也总是私下教习武功,所以,在军中萧侯的名望和他的名望几乎是不相上下。

    只要萧素天振臂一呼,军中无人不追随。

    “李良晟请旨到乌蛮去。”靖廷看着瑾宁,慢慢地说。

    瑾宁又是一怔,“他请旨?他今日去了早朝?”

    “不是,他入宫去见皇上,举荐他的,是禁军副统领常安。”

    “他为什么请旨去乌蛮?去乌蛮的目的呢?”瑾宁觉得可笑,他如今甚至都不算是个军人。

    “常安与他一起去,借送粮草为幌子,协助李良晟潜入鲜卑,常安说李良晟长相秀丽俊美,像南朝的人,南朝与鲜卑素来有邦交,让李良晟假装南朝公子混入鲜卑去打探消息,若鲜卑有违背誓约冒犯之心,皇上便决定兴兵攻打。”

    “这是危险到极致的事情,江宁侯夫人会同意?”

    “和常安李良晟一起去的,还有林图将军,所以,义母应该是同意的。”

    林图,是江宁侯夫人的表弟,李良晟的表舅父。

    林家在京城也是军候世家,甚至可以说根基比杨家江宁侯夫人的娘家杨家还要深厚,当年的杨大人是入赘林家的,这也是为何江宁侯夫人姓林,而不是姓杨。

    只是后来杨大人奋发起来了,在朝中得了势,也稳了根基,一度甚至盖过了林家,所以,之后生的孩子,也都姓杨。

    “你怎么看?”瑾宁问道。

    靖廷道:“我觉得李良晟急于建功立业,与其在军中历练再上战场,不如这样去一趟,这一次只要成功了,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功臣,在军中熬十年,都未必有这样的成就,毕竟,此行有常安和林图陪着,就算再凶险,也凶险不过上战场啊。”

    瑾宁觉得他分析得有道理。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不是马上要成亲了吗?”瑾宁问道。

    “他如今哪里还有什么面子大办婚礼?便以女家有孝在身不宜大办为由,随便行个仪式入门。”

    “嗯,希望他们别坏了大事就好。”瑾宁说。

    靖廷喝了口茶,“对了,查实人上京途中,即将抵达京城的时候遇到了山贼,如今下落不明。”

    瑾宁震惊,“下落不明?”

    “对,查实人上京有日子了,但是一直未到,所以皇上便派人去查问,结果才知道在十里亭外被人劫走,至于下落,南监至今还在追查,听说明妃为此事伤心过度,也病倒了,皇上还去看了她。”

    瑾宁淡淡地道:“看来,离京一阵子,发生了好多事情啊。”

    “是啊,似乎一下子就袭来了,而且,鲜卑和北漠始终是心腹大患啊。”靖廷说。

    瑾宁皱了皱眉头,“鲜卑亡我大周之心,从不止息,但是我大周内许多臣子认为,和平难能可贵,一直主张对鲜卑忍让,但是,国与国之间的事情不同私人恩怨,夹着太多野心权欲在里头,哪国的国主不想称霸中原?”

    “先别担心太多,我已经暗中派人去了乌蛮,只等消息便好,我回头还得去一趟萧侯府,送些销服丹过去,太后之前把销服丹都给了我,要再炼,得需要时日,我这里正好有。”靖廷道。

    “我与你一同去吧。”瑾宁道。

    “也好!”

    马车上,瑾宁问了一个问题,这问题其实悬在她心里头许久了。

    “太后为何如此重信你?且总给你名贵的丹药。”

    销服丹对外人来说,千金难求,但是他总能轻轻松松就掏出一大瓶来。

    能把如此名贵的东西随便给予他,可见太后着实是看重他的。

    但是若说太后看重他,他这些年,也没得过其他的关照,一路打拼,都是自己熬上去的。

    靖廷说:“倒不是太后重信我,是擎天摄政王。”

    “你的意思是太后对你好,是因为擎天摄政王喜欢你?”

    “应该是的。”

    靖廷想起靖廷在东浙出事的时候,擎天摄政王亲自去找他,为他医治,看来,擎天摄政王确实是很看重他。

    靖廷侧头看着她,“对了,那日你为祖父和父亲准备了礼物,我怎么不知道?那扳指是从哪里来的?”

    瑾宁笑了起来,“那扳指其实是从母亲的首饰箱里找到的,我哪里有准备礼物?连同给祖父的玉佩,也是母亲的东西,我是借花敬佛。”

    靖廷笑了起来,“你倒是懂得慷他人之慨。”

    “其实做人玲珑一点是好的,我以前不懂得,以为死心塌地甚至不惜性命去付出就能换回真心,但是,有时候一条命还不如一块金子。”

    她说完,看到靖廷怜惜的眸光,便随即一笑,“我倒不是说应酬祖父和父亲,只是,我觉得对长辈也要有心意才行。”X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